电脑版

风华高科因涉信披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股价半月跌逾30%

时间:2018-08-09 00:13    来源:每经网

每经记者 陈鹏丽    每经编辑 宋思艰    

8月7日晚间,风华高科(000636)(000636,SZ)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公司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风华高科在公告中并未透露具体的信披违规情况,8月8日记者就此联系公司董秘办,截至发稿也未能得到公司的回复。不过,就在7月27日,风华高科公司及相关6名高管就因两起债权转让未实质发生导致2016年净利润大幅调减,构成重大会计差错而遭到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发出警示函。

8月8日,风华高科的股价开盘后即震荡跌停,收盘价为16.49元/股。

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8月7日晚间,风华高科遭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甫一发布,马上引来大量投资者的围观和讨论。

据了解,此次被立案调查,主要原因是公司涉嫌信披违规,但是对于具体违规内容,证监会及风华高科均未对外公布。不过,外界已经将中国证监会的此次调查与此前公司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决定联系到一起解读。

今年7月27日,风华高科发布公告透露,公司收到广东证监局对公司及公司时任或现任6名董事高管采取出具警示函的决定。警示函显示,风华高科存在重大会计差错问题导致公司2016年归母净利润调减5279.55万元。

2015年底,风华高科将广州鑫德电子有限公司和广州天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华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共计850.4万元的应收债权折价转让给第三方公司,转让价为680.32万元;2016年1月,公司再将广东新宇金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亚利电子有限公司共计5468.66万元的应收债权原价转让出去。2016年3月公司称收到上述两起债权转让款。

去年年底,公司又突然宣布原价回购前述5468.66万元的债权,并于今年2月支付了转让款。但是经会计师核实,上述债权转让未实质发生,且转让时债权就已经预计难以按期收回。为此,风华高科2017年度财务报告内部控制被会计师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由于造成重大会计差错且公司也未及时对两起债权转让履行董事会审批及公告披露等必要程序,风华高科随后遭到深交所的问询。此事件一直发酵,7月下旬,上市公司及时任、现任6名高管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

8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次公司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是否与前述债权转让事件有关致电风华高科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董秘不方便接电话,记者可以将问题发到公司邮箱,其负责转达董秘。记者按照要求发去采访邮件后,一直到截稿,尚未能收到公司的回复。

股价震荡下跌

8月8日,在大盘表现不佳的背景下,风华高科的股价开盘后震荡跌停,报收16.49元/股。记者注意到,风华高科的股价近半个多月以来一直处于震荡下挫的状态。

自7月18日,公司股票价格盘中一度涨到24.81元/股的“小高峰”后,公司的股价就开始走下坡路。7月18日至今,公司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达32%。

8月8日下午,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涉嫌证券虚假陈述,初步判断,在2018年8月8日之前买入风华高科股票,并且在2018年8月8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将来是有希望索赔的,具体要看调查结果及相应的行政处罚认定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实际上风华高科近几年业绩表现良好。就在日前,风华高科还对今年半年业绩作出向上修正的公告,称业绩超出预期。公司原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50.70%~186.51%,现预计半年报盈利4.05亿元~4.4亿元,同比增长262.61%~293.95%。

据了解,风华高科生产的MLCC价格持续上涨,以MLCC为代表的被动元件市场延续了前一年的缺货行情。新浪财经7月30日的报道透露,风华高科调涨了部分产品价格。

与风华高科业绩上涨同步增长的还有公司董监高的薪酬水平。记者留意到,2015年开始,风华高科的高管层薪酬连年提升。以公司董秘陈绪运为例,2015年陈绪运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9.14万元,2016年翻番至税前53.24万元,2017年陈绪运的年薪已经涨至88.55万元;2015年公司时任董事兼总裁幸建超税前年薪为70.82万元,2016年担任公司董事长后,其年薪涨至78.49万元,2017年幸建超从公司获得的报酬为173.44万元;公司前任财务负责人廖永忠2015年的税前报酬为63.85万元,到了2017年,其税前年薪已经涨到151.14万元。记者对比发现,除了独立董事外,大部分的公司董事和监事,2015年至2017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持续大幅上涨。

8月8日,记者也就公司目前股价表现及2015年以来公司高管的薪酬变动等问题向风华高科发去采访邮件,但随后记者再多次拨打董秘办电话,一直提示占线,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公司回复。

(实习生黄琳对本文有贡献)